赌上中国学界名声的“韩春雨事件”是这样的 图

2018-03-01 16:03:39

韩春雨最近又被推上风口浪尖其实,关于韩春雨《自然》杂志论文“造假”的质疑,一直都没有停过只不过这一次,13位科学家实名喊话韩春雨,并赌上“中国学界名声”,让“韩春雨事件”的压力更大了一些 这一切开始于2016年5月2日,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课题组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上发表了NgAgo基因编辑技术的论文 韩春雨在论文中描述的NgAgo,是一项和目前主流的“基因魔剪”CRISPR拥有同样效率的基因编辑技术,能高效地实现对特定DNA片段的敲除、加入被中国国内部分媒体誉为“诺奖级”学术成果 韩春雨接受《成都商报》专访(图片来源:《成都商报》) 然而,之后的故事急转直下,全球数百家实验室,历时5个月的时间,没有一家宣布能重复成功 7月29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遗传学家Gaetan Burgio在其博客中公开了重复实验失败的各种细节,预示着这一争论正式走向国际化平时,GaetanBurgio的博客帖子点击量不过几十,但这次却一下子超过了5000 自此以后,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怀疑,对韩春雨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大 在这个时候,韩春雨并没有正面回应,那时,他还收获着接连的荣誉:河北科协副主席、美丽河北最美教师、100万元(人民币下同)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而且,受惠于NgAgo技术,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大获得了河北发改委2.24亿元的财政拨款,用于建设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 直到8月8日,韩春雨表示他已经向Addgene(全球科学家质粒共享非盈利组织)提交了详细的protocol(实验细节),并希望这些举措可以帮助其他科学家尽快重复出他的结果 而发表其论文的《自然-生物技术》正式发文,就持续发酵的“韩春雨事件”进行了详细的报道,作者是该杂志亚洲通讯员戴卫 文章中提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不想被卷入公共争论)独立于韩春雨实验室之外的中国研究人员告诉《自然》杂志,他们在好几个细胞系检测了NgAgo系统是否有效,而且他们的结果显示NgAgo能够在预期的位点诱导遗传突变——这一结果已经通过测序鉴定” 该人士认为,NgAgo系统的效率并不比CRISPR-Cas9高,可能还要后续调整改进“但总的来说NgAgo是有效(But,in short,itworked)”,这名科学家最后提到 9月5日,韩春雨接受《成都商报》专访,回应质疑,称《自然》杂志已证实实验可重复,但还有不确定因素影响实验结果他认为,《自然》是第三方,调查是公正、正式的,结果是公开的,《自然》的结果就是,这个实验是可以重复的,但有的能够做出来,有的做不出来目前,至少已经有3名科学家重复了该实验,但3人在接受戴卫调查后,不希望被打扰,要求匿名他认为,《自然》的调查访谈结果已经相当于是公开回应了 韩春雨实验照片(资料图) 但是,对于上述结果,更多的科学界人士表示不能接受 因为,《自然》杂志报道的三位匿名中国科研人员中,一位表示在好几个细胞系检测了NgAgo系统,显示NgAgo能够在预期的位点诱导遗传突变,但NgAgo系统的效率并没有比CRISPR-Cas9高,另有两名要求匿名的研究人员称,有了一些初步的试验结果显示NgAgo是有效的,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测序去确认 这说明,即便有三位研究人员重复了韩春雨的研究结果,也并非是完全重复,与韩春雨在论文中所述相差甚远 由此,韩春雨就有责任和义务来“自证清白”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魏文胜认为,“是时候了,处理不好的话,会严重影响中国科学家的声誉”作为中国国内基因编辑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魏文胜在《Nature》、《Cell》等国际顶级期刊发表过研究成果 不仅是是魏文胜,总计13位中国生物学家决定实名发声他们来自不同的研究细分领域,都在NgAgo诞生伊始跟进重复和验证,大多耗时两个月,数次重复和验证无一例外的全军覆没 这13位生物学家一致表示了希望韩春雨能公开所有原始数据,韩春雨所在河北科技大学及其他相关单位(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启动学术调查 他们认为,科学发表是文责自负(作者对其发表文章的真实性承担全部责任)的面对学术质疑,作者还是有义务回应的 其中,魏文胜更是指出,韩春雨即使不涉及学术造假,也已是学术不端他分析道,出现这样的现象,有3种可能:1.NgAgo技术是高效的基因组编辑技术,但国内外至少上百家实验室的效率为零,唯一可能是相关课题组隐瞒了关键的实验步骤;2.NgAgo技术能够工作,但是效率很低;而国内外至少上百家实验室的尝试为不工作,则课题组在论文中严重夸大了NgAgo的效率;3.完全不工作 但是,针对这些疑问,韩春雨在最近的10月8日对《科技日报》采访时回应,“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自己有病吗”所以,韩春雨到底该不该“自证清白”也成了人们讨论的问题 中国教育部在2009年3月19日发出《关于严肃处理高等学校学术不端行为的通知》,其中给出了7种学术不端行为:一是抄袭、剽窃、侵吞他人学术成果;二是篡改他人学术成果;三是伪造或者篡改数据、文献,捏造事实;四是伪造注释;五是未参加创作,在他人学术成果上署名;六是未经他人许可,不当使用他人署名;七是其他学术不端行为 因此,既然有研究人员实名提出进行学术调查,河北科技大学、教育部、科技部等应当责无旁贷地成立调查委员会,评价由这13位研究人员提出的调查是否合理,即韩春雨的学术行为是否有不端 另外,按照国际的成熟做法,要做到学术调查的公正性,首先是进行进行学术调查的机构有权威性,主要有两类机构,一是政府成立专门机构处理学术不端,如美国、丹麦、芬兰、挪威和波兰等国家,另一种是由学术机构来查处,如德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等,是由大的学术机构或基金会设立这方面的管理机构 而学术调查的公正性也体现在有一定的程序美国的做法是,对学术不端的处理程序有6项,举报、评估、查询、调查、裁决和上诉具体的流程是:研究人员被指控行为不端时启动处理程序;然后由被举报者所在研究机构初步评价被指控的行为是否符合联邦政府关于研究不端行为的界定 对于越来越多的人呼吁韩春雨“自证清白”,10日,《中国青年报》致电韩春雨,他称,对于多名科学家实名发声无法重复实验,“我不做任何评价”他还提到,“过上一两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