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民间借贷危机蔓延 担保老板疑遭绑架

2018-02-03 05:03:07

宝银老板外逃再次挑起郑州担保业脆弱的神经,不少人认为这将是温州之后,新一轮跑路潮的开始 李文(化名)说他已经失眠了整整四天,每天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坐在电话前面发呆、等待,一个月前,她把几十年来辛苦攒下的50万养老钱交给了郑州当地一家担保公司,那里的业务经理告诉她,只要一个月,就可以获得近1万元利息,而且没有风险,这个数字让她兴奋得不能自已,没有经过太多考虑就在理财合同上签下字迹,然而几天前,她被告知,这家担保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老板已经找不到踪迹,最好的结果也仅仅是可以拿回本金 发生在李文身上的遭遇如今在郑州已不算鲜见,财富广场、华悦时间广场、浦发金融中心等担保公司聚集较多的写字楼内,挤兑、讨债的戏几乎天天都在上演,愤怒的叫嚷和无助的眼泪让任何一个人都能感觉到危机渐现 温州、鄂尔多斯之后,民间借贷之祸如瘟疫般扩散至河南,一场担保风暴的突然到来让这个中原大省不得不面对寒冷异常的秋天 “挤兑潮”魅影显现 虽然谁都不愿看见,圣沃担保还是出事了,这家仅仅成立一年零一个月的担保公司,正在河南担保行业中掀起轩然大波 据了解,河南圣沃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9月1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公司负责人为于兆筠和王雨,两人为母女关系凭借高息策略,圣沃担保已积累了上千名理财客户,其中大多数客户投入的资金都在百万元以上 早在9月中旬,河南圣沃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圣沃担保”)未能按时兑付本息、资金链告急的消息便不胫而走,恐慌顿时袭来 随后大批投资者开始展开联合维权,与圣沃的交涉也从未停止不久,郑州市公安局介入,成立专案组,王雨等人被控制经初步核查,圣沃公司未兑付的借贷金额已经超过15亿元据了解,贷款流向多为郑州、洛阳等地的房地产企业 圣沃事件爆发后,不安和焦虑情绪迅速蔓延至整个河南担保业,冲击着早已绷紧的民间借贷链条 据当地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国庆节后,随着假日期间到期款项的集中兑付,河南的一些担保公司开始出现“断流”, 一些操作激进的公司相继出现资金问题,加之温州事件影响进一步扩大,恐慌情绪促使大批投资者要求提前回款,危机开始集中爆发 目前,河南宝银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宝银投资”)已无工作人员,数十名投资者围坐在办公室大厅内焦急等待回款的消息 据宝银投资客户介绍,从10月11日开始,宝银开始出现到期资金无法兑付问题,投资人多次联合前往公司协商解决事宜未果然而就在18日,他们再次前往宝银时却发现,公司办公室内已经空无一人,大门紧锁,法定代表人谢国银也已无法取得联系 宝银投资老板外逃的消息再一次挑拨着郑州担保业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不少人认为,这将是温州之后,新一轮跑路潮的开始 然而调查中,宝银的多位投资人透露,谢国银“失踪”的原因并非举债外逃,而是遭到了“软禁” 客户代表陈先生表示:“温州的危机发生后,某些不够理性的债主害怕谢国银出逃,便采用极端的方式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而且不只一次,经历10月12—15日 3天恢复自由后,谢国银于18日再一次被限制自由达5天之久,如今,在各方压力下,谢国银已回到家中,并与投资人进行了电话交流,他表示,会最大程度上减少投资人的损失,尽量保证本息全部如数归还” 恐慌情绪失控蔓延 与谢国银取得联系后,多数投资人的情绪恢复了平静,他们认为自己获得回款应该不存在太大问题 据宝银客户代表提供的数据显示,与圣沃担保有所不同,宝银投资涉及资金不超过2亿元,投资客户286人左右,多数投资期限为1个月,月息1.8% 客户代表陶先生表示,宝银投资募集的资金全部投入了谢国银名下的其他实业,主要是其经营的出口化妆品制造,该企业经考察运营稳定,现金流正常,谢国银本人也是河南省人大代表,信誉较有保障,投资人都比较信任他而发生挤兑的原因,陶先生认为其实大家对于宝银的还款能力并没有太大担忧,也很信赖这样的投资方式,只是老板突然失踪,让投资人的恐慌情绪被数倍放大,现在只要与谢国银取得联系,一切都理应不会有太大问题 上述陈先生表示:“我们一直在提醒所有投资人,一定要理性,因为恐慌而限制投资公司老板的自由只会引发更加严重的挤兑潮,从而倒逼原本经营正常的公司陷入危机不要说是担保公司,即使是运营非常规范的商业银行,一旦发生挤兑也难以承受只要是投资比较正规的公司,就不用太过担心” 尽管宝银的投资者已逐渐恢复平静,圣沃案也在公安机关介入下逐渐走向明朗,但它们传导出的负面信息,还在让更多的投资者产生恐慌,河南担保业的“挤兑潮”仍然密集上演,多家担保公司的投资者纷纷开始追讨本息,但许多公司都表示目前还款确实困难 最新爆出的一宗事件的主角是新通商担保,据了解,成立于2009年的新通商集团,注册资金1.1亿元,以金融、房产、汽车为支柱,从事投资担保、风险投资、项目融资和房产投资等业务其中,通商担保业务是新通商集团涉足的一个重要分支,也是整个集团融资版图上核心构成部分而投资者反映,随着10月 19日合同的到期,通商担保未能按时兑付本息22日,数百名投资者聚集在公司门口示威新通商法定代表人刘昕表示,将在约10天后陆续连本带息付给投资者全部资金随后,投资者代表进入新通商公司,清算公司资产投资者代表掌握了新通商公司的两处物业,初步估算金额为1.8亿元 不断扩大化的借贷风波让投资者的信心也濒临崩溃的边缘,除了不少已要求提前回款外,很多原本计划将资金放在担保公司的观望者如今也打消了念头,在郑州担保行业从业多年的刘先生认为,这是当地担保业本身存在的诸多“原罪”外更加让人担忧的风险,因为对于担保公司来说,有“出”无“进”的打击是致命的 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宋向清也表示:“民间借贷构筑的维持其苟延残喘式的金字塔客户源,只有通过吸纳更多的客户理财资金来归还到期的本金和利息,总有一天,后面的客户新注入资金无法维系前面到期的本金和利息,非法借贷经营者的资金链条必然断裂” 疯狂的全民担保 就是在这个多事之秋,河南担保业的生意骤然冷了下来,一位担保公司的客户经理小梁表示,那个“拉业务比打车还简单”的日子过去了,自己的收入也随之大幅缩减,意想不到的崩盘时刻上演,公司能撑多久,自己都没有把握 在几个月前,无论是郑州、安阳还是焦作等地区,办公楼中、住宅区里、出租车上都贴满了各种担保公司的宣传彩页,当地媒体的广告版面和时段也大量充斥着“担保”字眼,甚至连卖早点的大姐都愿意就“担保”的话题与人攀谈 据河南省民营经济研究会的数据显示,河南的担保公司从2007年的100多家飙升至2010年底的1640多家,占全国担保公司数量的四分之一,注册资金约为570亿元,从业人员约有4万多人 早在2002年底,河南第一家担保公司业已成立,而行业真正取得快速发展,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那一年,担保业迎来了整个行业的疯狂式增长时期,河南一年新增担保机构数量达128家是年底,河南全省担保机构达到318个,注册总资本金达83.9亿元到了2009年底,这一组数字已变为762个,一年时间翻了一倍还多,担保行业在此时更是扮演了中小企业“救世主”的角色 大量资金周转需求直接推高了担保公司的贷款利率据调查得知,目前,郑州市担保公司的融资成本普遍在20%左右,而最高者已超过40% 一张银行卡在POS机上轻轻划过,投资资金就开始以月息约2分的速度实现自我增值 这场盛宴的参与者,除了数以千计的担保公司,还包括各类银行、金融机构、工薪阶层、公务员等,赚钱效应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争相进入投资担保行业,一时间,大大小小的担保公司在河南遍地开花在郑州金水路及周边地区,每隔一小段距离就能够看到一家担保融资类公司的醒目标识当地人笑言“你能看到银行的地方,楼上必有一家担保公司,而你看不见银行的地方,环视360度也能看到一家担保公司” 附近几栋最好的写字楼也被担保公司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位于英协路上的华悦时间广场大厅中,公司索引列表中超过半数为担保或投资公司,而前文所述宝银投资等公司虽也位于该写字楼之中,但名称还尚未出现在索引之列据此估算,仅华悦时间广场中的担保公司就超过10家 郑州市中心的浦发金融中心写字楼710室,圣沃担保的玻璃门紧锁,大厅内数把椅子歪歪斜斜,报纸散落一地原本与圣沃担保比邻的还有两家担保公司,其中银融担保不久前已搬走,另一家名为宏邦投资,7层的公司指示牌上,几家公司的名字被划掉,但仔细辨认还是可以依稀看出划痕下的“担保”二字,这样的情况在浦发金融中心并不鲜见 错位的“郑州模式” 有媒体报道,目前河南省内有112家担保机构存在较大风险,其中超过10家的城市为:郑州36家、洛阳19家、南阳11家因为屡生事端,河南担保业被扣上诸多骂名事实上,河南民间借贷曾因为独特的“郑州模式”而受到不少好评,异军突起的河南担保业在中国民间借贷的发展史上也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位担保业资深人士徐先生认为,在民间借贷的发展中,全国形成了三种模式:一是以江浙为代表的地下钱庄模式,二是以青岛为代表的中介模式,三是以河南郑州为代表的担保模式 在人们的印象中,担保公司是帮需要资金的企业担保,从银行获得贷款但在河南,这仅是担保公司业务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担保公司安排借款人和放款人直接对接,由担保公司作保,签署一份三方合作协议放款人直接将钱按照协议约定借给借款人如果还款时间到了,借款人没有能力偿还,将由担保公司按照协议无条件代偿,这也就是所谓的“郑州模式” 从理论上来讲,因为具有“不摸钱”、“一对一”和“担保代偿”三大特点,郑州模式能够在最大程度上保证放款人的利益,且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事实上,“郑州模式”在操作中早已被异化,担保公司数量几何式增长背后的管理能力和从业人员专业性却有所缺失,加之监管缺位,乱象频生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业内人士王先生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在河南,担保公司虽然数量巨大,但是真正合规合法的没有几家,空手套白狼的公司比比皆是,随便花些钱,找家代办公司,慢则一周,快则两天,一个注册资本金超过5000万的担保公司营业执照便可以轻松搞定之后利用其在银行的人脉关系及社会资源,低息向银行拿钱,再高息放给资金需求者如果资金使用者没能如约偿还银行贷款,此类担保公司其实根本无力代缴,则会造成大量的银行坏账 而一些大企业或者房地产开发商注册一个担保公司来为自己融资,也是非常常见的情况据了解,郑州本地多家担保公司其实都是由房地产公司实际控制,但从注册信息上看不出任何关联,这些担保公司将吸收到的民间资金直接用于地产开发项目 担保公司规避高利贷监管的手法也十分娴熟根据相关规定,民间借贷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实际情况是高于此标准的情况早已不算新奇,而不论实际约定利息多高,民间出资人跟担保公司、借款方所签合同显示的月息均低于1.5%,剩下的利息会直接在账面上流转 在河南,由于担保公司数量大,很多违规担保公司之间又联系密切并存在金钱往来,任何一家出现问题都有可能波及甚广,造成挤兑据悉,圣沃事件之所以能掀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也是由于圣沃承诺的利息在业界几乎是最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