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家党”枝节横生 北京尚难收网(图)

2019-08-15 09:07:00

8月5日中纪委披露被查一年的山西运城市委书记王茂设已被“立案审查”王茂设被视为“令家党”的成员,与令家上下过从甚密,这一消息的公布意味着清理令家亲随尚远未进入司法阶段而几乎与此同时,久未露面逃匿美国的令计划胞弟令完成也传来消息,白宫方面的反应显示北京在遣返令完成问题上似乎“很迫切”,但是白宫并不急于作出承诺众所周知,北京近年在惩治巨贪时——无论是周永康还是徐才厚等——愈来愈倾向于“剪裙边”的方式,但从7月20日令计划被正式双开算起,哥哥令政策被查一年多至今毫无消息,今天王茂设、令完成两案进展“缓慢”,周案余党、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家族与令家牵连峰回路转……可以预料对于令计划本人的处理目前仍未完全“收网”;但是北京显然不想再继续拖延下去,无论是放料还是施压皆凸显了这种“焦虑” 山西“大本营”里的玄奥 中纪委官方网站8月5日转发了来自山西纪委的消息,山西纪委决定对王茂设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官方公布的罪名不仅涉及收受贿赂、与他人通奸等个人私德问题,更涉及参与非组织活动等“党内重罪” 今年3月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一份年度报告中首次使用“非组织活动”的提法,暗指周永康和薄熙来等搞山头主义、“破坏党的团结”的“政变密谋”而王茂设被列入此罪,也基本证实其参与了由令计划主导的“西山会”组织,也就是查清了令计划“非组织活动”的内容而7月20日晚间,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关于令计划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令计划双开时并未涉及“非组织活动”等内容,更未直接证明“西山会”这一山西籍政商神秘组织的存在 中纪委披露被查一年的山西运城市委书记王茂设已被“立案审查” 王茂设即便不是“西山会”的核心成员,但其身份也可以用与令家“祸福与共”形容据公开资料显示,王茂设为山西临汾人,仕途经历从未离开过山西,尤其与令政策、山西副省长杜善学私交都很好其2013年在运城任职市委书记一年半,杜善学曾数次前往看望而在此期间,王茂设也同令计划的姐夫、运城市副市长王健康(令路线的丈夫)共事……可见,王茂设与令家关系之不一般而更能说明问题的是,王茂设被查,令政策、杜善学同时出事,王健康2014、2015年更是两次蹊跷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所以,在今年6、7月份中共反腐风暴席卷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等重量级人物的关键节点,王茂设在被查一年后“立案审查”绝非孤案,按照“剪裙边”的逻辑,他只是“透露”了当下令计划案的进程还远未到“总结阶段” 北京按兵不动“裙边”战术遇挑战 另外,几乎与王茂设“重出江湖”同时,早前被曝光逃亡美国的令完成也突然再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先是8月3日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刊文,引述美国多名官员证实令完成(又名王诚、Jason Wang)已经逃到美国,并在加州拥有豪宅令完成的邻居也证实,他所认识的Jason Wang就是令完成报道还指,令完成手上据悉有“令人不安”的中国情报信息,中方多次施压要求美方遣返令完成,但美国政府至今没有采取行动目前不清楚令完成手上所有的是什么信息,也不能确认其在美国的居留文件状态 次日白宫亦作出反应,虽然没有明确拒绝中国的遣返请求,显得很“外交辞令”,但还是清晰透露了一个信号:白宫与北京斡旋了很久,但截至目前仍未达成协议,白宫短期内可能不会遂了北京所愿在8月4日的白宫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欧内斯特(Josh Eernest)表示,美方官员总是要求中方官员提供“重要、清晰、令人信服”的证据,以允许美方调查案件,以至起诉和遣返逃犯 如果令完成确乎掌握着难以预料的机密信息,成为其与中共叫板的资本,那么毫无疑问令计划案将变得更为复杂,不会草率结案;但是更有一种可能是,这仅仅是人们猎奇思想作祟后的臆测,令完成难以握有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内容,他的脱逃不会对令计划定罪构成实质性的量刑影响,那么令计划循序进入“快车道” 实际上,令完成被曝逃离大陆后,北京在“海外猎狐”等动作中发布了一份据信身在美国的外逃人员名单,而化名王诚或杰森·王(Jason Wang)的令完成却不在这40名外逃人员之列但是白宫的说法则披露了北京在此事上的“紧张”有评论说,北京可能认为令完成过于敏感,很期望白宫可以无条件地答应遣返请求,以便尽快对令计划本人结案,这也是出于对令案结案的“谨慎”但白宫又“故技重施”,正在此问题上消磨北京的耐心而原本计划的王岐山访美之行被取消已经令北京不快 加之令计划案7月20日被公布进展前,大陆媒体曾特别质问对于令政策的调查似乎很特殊,超过300多天调查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八大后落马的所有省部级官员处理时限,这在当时被认为是推动令案结论的“催命符”但这也证实令计划案还有诸多类似令政策案的枝节需要处理 暗礁,暗礁…… 如果上述三大迹象仅仅是半露在水面的部分,那么隐藏水下的暗礁可能诱发更多不确定性的枝节众所周知,令计划出身共青团,并以此作为垫脚石受到胡锦涛的信任执掌中枢早年坊间便有“胡家天下令家党”的说法,虽有言过其实危言耸听之嫌,但却揭示了当年所谓团派与令计划的密切关系 伴随令计划的落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成为人们观照团派这一群体顺理成章的逻辑今年年初的“两会”期间,曾任共青团中央常务书记的河北省省委副书记赵勇被问及令计划和团派失势顿时“一脸黑线”,回应“你不要采访我”,避之唯恐不及而山西官场几乎尽数塌陷后,团派出身的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被调入京“赋闲”;原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也在仇和等一众省部级官员落马后,提前进京“养老”而在坊间的传闻中,包括二人在内,令计划的“非组织活动”可能牵涉的人群涉及至今仍然在位的团派诸侯,他们会否如定时炸弹那样在不确定的时间节点“发作”还是就此平安落地,至今尚存有很多悬念未解 而除团派以外,与令计划夫妇有牵连者难以计数且不论7月底突然落马的河北省省委书记周本顺,他被指直接受命于周永康参与了令计划之子令谷法拉利车祸的善后处理,至今风传与令计划本人有染的央视主持冯卓自去年9月“失踪”后至今未有音讯,而与令妻谷丽萍关系密切为其鞍前马后的山东枣庄市委书记陈伟则在今年早些时候被免职后,同样未再出现在公开报道中,就在本文发布前周案余党周本顺家族成员再曝光竟然与谷丽萍有莫大私下牵连,而两家联系绝不仅限于处理法拉利车祸事件那么简单…… 总之,从7月20日至今刚过半个月,令计划案仍有众多悬疑未“收网”令计划当年位列中枢,掌管机要,